1. <ruby id="fghqn"><option id="fghqn"></option></ruby>

      <tr id="fghqn"></tr>

      <strong id="fghqn"><del id="fghqn"></del></strong>
        1.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,以免中毒

          《鵝鵝鵝》在“鵝”這個意象的選定,以及一眾人與妖所代表的階層與背后的食物鏈上,都有致敬《讓子彈飛》的痕跡。鵝山就是另一個鵝城,《鵝鵝鵝》給出的,就是一個簡化版的規則、強弱、上下關系的呈現。

          一、籠子與肚子:所有物與被所有物

          能從肚子里掏出東西的行為,這是此片最荒誕奇妙抓眼球的設定。但其實在狐妖從肚子里掏出酒具之前,就已經有了不對勁的地方——片中物體的大小非常不合理。

          這也說明了,這個可以裝下無數東西的籠子其實只是一個象征,就像片中妖怪可以掏出所有東西的肚子一樣。

          被放入籠子,代表了一種占有。被放入肚子,也是一種占有,籠子與肚子一樣,代表了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占有的權力。

          當狐妖進入貨郎的籠子時,籠子徹底失衡了,是因為以貨郎的力量無法承載狐妖的力量,這種無法承載還會帶來滅頂之災。此時只有狐妖的幫助,才能讓貨郎幸免于難。

          被吞吃也并不是被生吞活剝吃掉,而是被占有的一種方式。所以貨郎還能在狐妖的牙中間看見完整的兩只鵝,他的鵝不是被“吃掉”了,而是被“搶奪”了。從貨郎的籠子里,被搶到了狐妖的肚子里。

          這個過程,就是從貨郎的所有物,變成狐妖的所有物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二、主人與心上人:上位者與下位者

          把片中所有角色的側臉放到一起,我們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:

          眼睛越挑,力量越強,地位越高。

          狐妖的眼睛是最挑的,其次是兔妖,豬妖的眼睛雖圓,但是他有兩撇眼線,構成了一個銳利的角度,而且還有兩個醒目的獠牙。

          而貨郎的眼睛,基本沒有向上的弧度,但比鵝女能好一些。鵝女是完全弱勢的,全方位無攻擊性的圓眼。

          當然,片中還有兩個生物,就是貨郎的兩只鵝,也是與鵝女一樣的圓眼。

          這也預示了食物鏈是:狐妖→兔妖→豬妖→貨郎→鵝女→鵝

          當鵝女被豬妖從肚子里取出的時候,緊張壓抑的全片呈現了唯一一段悠揚的音樂,貨郎對著鵝女心動了。從貨郎的視角看去,此處有一個放大的特寫:鵝女的嘴里是平牙,而不是尖牙。這代表了她是一個無害的,弱勢的個體。

          貨郎為什么會心動?也許就是因為她的無害弱勢,讓他覺得和自己是同一類。他們看夕陽的時候,側臉是線條是如出一轍的,而狐兔豬則是完全不同。

          而且,在出場的一眾妖里,他也只敢對鵝女心動。他敢對更漂亮嫵媚的兔女心動嗎?不敢。

          因為下位者無法影響上位者,下位者只能控制更下位者。就像豬妖說了兔妖“此女有情,心亦不盡”后,也對兔妖無可奈何,從肚子里取出了鵝女。

          心上人是肚中人,肚中人是籠中人。

          明明是牢籠里的奴隸,卻被冠以心上人的名號,這就是諸多上位者奴役下位者時所給予的美稱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三、鵝山的規則:物化、掠奪、占據

          鵝女想要進入貨郎的籠子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        她為什么要變成鵝進入籠子,而無法自己和貨郎走?是因為她只能通過這種方式離開,也就是成為所有物。

          純白的鵝女,沒有尖牙,貨郎也沒有尖牙,但是貨郎有籠子。

          貨郎最開始的兩只鵝被轉移到了狐妖的肚子中,這是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掠奪。

          鵝女主動要進入貨郎的籠子,這是一種下位者對上位者的依附。

          但貨郎猶豫了,因為他怕“鵝再有鵝”,根據上面的食物鏈,鵝女之下,是鵝。鵝女很有可能也擁有自己的鵝,然后如貨郎所見的,在貨郎不在的時候,取出鵝來做伴。這對貨郎來說是一種不忠。

          然而除了貨郎,片中的其它角色卻沒有這種擔憂。因為他們已經完全進入了一種物化、掠奪、占據、控制的模式里,他們認為上位者對下位者的控制是理所應當的,只要自己的所有物還是自己的所有物,就沒有問題。

          此時,貨郎還是一個人,他希望得到是屬于人的一對一的關系,無法接受這樣的模式。

          然而最終,欲望占據了上風,貨郎克服了心里的障礙,當他下定決心的時候,“鵝再有鵝”的問題還沒有解決,也就是說,他也接受了這樣的模式。

          他從一個人,一個鵝山的過客,成為了鵝山的一員。

          所以在最后,是“你丟了三只鵝”,而不是“你失去了兩只鵝和一個愛人”,這也印證了貨郎被鵝山規則同化,將鵝女視為所有物。

          他對狐妖,也沒有了剛開始的懼怕驚恐,還能拱手作揖。最后這個畫面很有意思,貨郎與狐妖,仿佛成為了成為了同道人。狐妖帶著肚子里貨郎原本的兩只鵝離開了,最后又回過頭詭異一笑。狐妖已經知道了貨郎被同化了。

          再往前看,我們就明白了,狐妖和貨郎飲酒時,貨郎從酒中看見的一切,正是狐妖在通過酒對他展示鵝山的規則——強弱與大小,吞吃與被吞吃。個體在尋常的時候是正常大小,但在面對上下位關系的時候,就會變小或變大。

          貨郎既會在一些時刻被輕而易舉吞吃,是為下位者,又可以在別的時刻高大如山,成為上位者。

          充斥著物化、掠奪、占據,控制,這就是鵝山的規則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四、獵人與張牧之:清醒的力量

          到結尾就結束了嗎?不,并沒有結束,在前半部分,其實埋下了一個小小的伏筆。

          獵人是誰?

          我們可以注意到,狐妖的腿上,一直都是帶傷的,雖說狐妖的形象是在致敬天書奇譚,但天書奇譚的狐妖也并不是時時刻刻腿上有明顯血跡。那作為鵝山的主宰,誰能傷到狐妖呢?

          旁白中提到了“獵人”:你后悔沒聽獵人的話,不該來這鵝山。

          可見,獵人是知道鵝山情況的人,也是最有可能傷到狐妖的人,不然就不用非是個“獵人”,村里人、老人、路人也可以。

          我們應該慶幸,即使天下處處都是貨郎這種被同化的人,也總有張牧之們清醒著,堅持著。

          也正因如此,才有希望,才有未來。

          © 本文版權歸作者 安太陽 所有,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。
         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         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
         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
        2. 草民影院
        3. 台湾乡下女人一级A片蜜臀久久av无码牛牛影视欧美黑人巨大videos在线小受被学长们拉到厕所H